6.0

2022-09-01发布:

中文字字幕在线精品乱码app【飞燕落泪】【完】

精彩内容:

花雨潔頭朝去了一邊,害羞的閉上眼睛,李虎一下子壓在她身上,嘴也吻了上去,一開始他們輕輕的一吻一吻,接著嘴唇就黏在一起分不開,倆人的嘴唇緊緊的接合在一起,舌頭在彼此的嘴裏當他們的舌頭相遇,它們就自然地溫柔地互相纏卷,彼此直往對方的嘴裏伸,讓對方盡情的吸吮,這時的李虎已經按耐不住了把凶器慢慢的往下移一直到了她的私處,但雙手還在摸著她的乳房。

  李虎低頭俯視著花雨潔的陰戶處,隆突的陰阜上長滿了性感迷人的細長陰毛,是那幺的濃密烏黑,她擁有一叢幾近卷曲的黑黑茸毛好密,漂亮的裝飾在穴口之上,在李虎凶器靠近穴口時,那穴口因爲閉合而産生的熱氣吹拂到凶器時,李虎的身體震了一震。

  這才發現由于淫欲高漲,花雨潔已經流了不少淫水,整個陰戶都沾滿粘濕濕的淫水。

  伸出雙手按摩著花雨潔的大腿及根部,然後漸漸地輕柔的移動雙手去撫摸她陰戶的四周,並且很小心的不去碰到她的陰唇。

  花雨潔的雙手緊緊的抓住床榻上的布且不斷扭轉,眼睛緊緊的閉蹙著,她的屁股不斷的上下來回曲弓的動著,好像是騎馬的騎士一般。

  當李虎的手指揉抵她的小穴,輕柔的用中指下滑摩她的陰唇,大陰唇肥厚多肉,將陰道夾得一絲肉縫。

  “夫君,我渾身好癢哦。”

  花雨潔哪堪李虎如此愛撫與撩撥,聲音放浪的嬌呼了一聲。

  聽到她的召喚,李虎隨勢一插,整根凶器就插入了花雨潔的陰道裏,“老婆,要疼就喊出來。”

  跟著李虎挺腰擺臀將凶器狠狠得向花雨潔子宮深處插去。

  “啊……進去了……好疼啊……”

  花雨潔的處女膜猛得被貫穿,立刻痛苦的呻吟了起來。

  處女都會痛,但是李虎也不好這時解釋太多,邊用凶器抽插著邊俯下身體吻上了花雨潔的嘴唇,花雨潔也回應著,伸出舌頭來讓李虎吸吮,又吸進他的舌頭,貪婪的舔弄,這樣疼痛倒是減少了許多,在李虎的抽插之下,不一會那疼痛竟然完全消失了。

  見花雨潔滿臉幸福,李虎于是上下兩面的夾攻,整個房內“噗滋噗滋”得性交聲音不斷,李虎低頭看了自己和花雨潔下體的交合部,凶器上都是閃亮的淫水,而每次他從花雨潔的穴裏拔出凶器都帶動她陰道裏的嫩肉翻出,而再次的插入又把她的陰唇送了進去。

  床榻上,花雨潔伏趴在上,撅著雪白的翹股,任由身後得李虎侵占著,她此時香汗淋漓,那剛開始撕裂般的痛苦早就煙消雲散,她感到自己花心深處好似融化了一般。

  李虎強悍的腹肢用力扭動,一下,一下,強有力的撞擊。

  花雨潔的靈魂似乎也隨著這一下一下的撞擊,一點一點地飛上空中。

  “夫君……”

  她嬌呼了一聲,如蛇一般的靈巧腰肢也不由自主順應李虎的撞擊而有節奏地扭擺起來。

  那身前垂著的聖女峰也在左右搖擺,好似在跟著她的主人配合李虎的節奏。

  李虎似乎感受到她的雙腿夾得更有力,他的呼吸加粗、加速了。

  “慢一些。”

  花雨潔咬著牙喊道。

  但是她的喊話絲毫沒有作用,李虎並沒有慢下來,他反而加快了撞擊得速度,他要這樣凶狠野蠻,這樣才能讓花雨潔體會到什幺才是男女歡愛真正的最高境界,那就是淋漓盡致,放縱一切。

  深一下,淺一下,重一下,輕一下,李虎的撞擊彷佛一直撞到花雨潔心肝之中,帶來了無法形容的快感。

  “夫君……哦……太爽了……啊……插的人家好舒服……啊……在深點……深點……”

  花雨潔喜歡上了做愛,她沒想到原來男歡女愛會是這幺快樂的事情。

  李虎狠狠的在她身後抽插著,看著自己的凶器在粉嫩嫩的穴中來回進出,那快感著實很刺激,嘴上喊道:“我的好老婆,爽不爽,夫君的凶器大不大。”

  “大,好大,真爽……夫君插得人家爽死了……啊……唔唔……好棒……夫君的凶器好大好長……插進人家的花心裏了哦……啊……”

  花雨潔瘋狂的亂呻吟著。

  聽到她這幺淫蕩的亂喊亂叫,李虎抽插的更猛了,啪啪之聲不斷在屋裏響起,而花雨潔顯然到了一種頂峰,身體都開始微顫了起來。

  “啊,我不行了……啊……夫君……啊……我要飛了……啊……死了……死了……啊……”

  在李虎抽插百來下之後,花雨潔身子突然向前一趴,整個人癱軟了下去。

  李虎這才看去,她的紅暈臉上此時布滿了豆大的汗珠,嘴唇也微微有些變色,顯然是不堪自己的霸道,但是見她已繳械投降,李虎也不能就這幺挺著。

  重新進入,李虎上去就是一陣暴風驟雨般得野蠻撞擊,看著花雨潔那潔白的玉背,和那因爲撞擊而顫抖的雪白翹股,伸手按著捏著,這一次李虎沒在忍,而是一瀉如虹,愛意全灑在了她的下身上,腿上,被單上……翌日天亮,朝陽之輝遍灑大地,李虎早早的起了床,赤著上身在院子裏打起了形意拳,這是他每日必修功課,不管天大的事,他也絕對會抽出一盞茶的時間打上一套拳法。

  “呼喝。”

  李虎出拳形如猛虎下山,腳下穩穩踏著乾坤步法,上身赤著的身體,此時青筋都鼓了起來,他打的很慢,但是每一下的出擊,都攜帶著萬千巨力。

  這時從院子外卻傳來了鼓掌聲,李虎收拳看去,原來是羅凡和王笑林來了,見到兩人來,李虎拿起衣衫,穿了起來。

  “呵呵,妹夫,早上就練武,也不怕擾到屋裏人休息。”

  羅凡若有所指的笑道。

  李虎輕笑道:“她早就醒了。”

  王笑林貼近李虎,在他耳邊輕語道:“昨夜我和羅兄沒睡著,便出來找了個地下棋,哎呀,下棋還能聽到美妙的聲音,真是羨煞我二人。”

  “嫉妒我啊,回家找嫂子好好溫存溫存吧。”

  李虎調侃道。

  叁人大笑了起來,沒談多久,便有安府的仆人來打了招呼,跟梁正與他女兒,和李虎幾人,正好七人一起吃了個早餐,便說時間不早了,把李虎幾人送出了府外。

  待完顔萍和花雨潔上了馬車,李虎見梁菁菁趴在梁正肩頭輕聲哭泣,顯然是因爲此去金國,不舍與她爹爹分離,羅凡和王笑林見狀,上前勸道。

  “菁菁,你放心,等你走了,我們便把梁老接回京城裏,讓他在我那住下,等你回來便送他回來,如何?”

  王笑林笑道。

  梁正刮著梁菁菁的鼻梁,輕笑道:“還哭鼻子,去金國要萬事小心,牢記我交你的使節禮法。”

  梁菁菁躬身道:“是,爹爹放心,女兒一定會小心的。”

  兮兮之別,梁正的臉上更顯得蒼老了許多,若不是李虎說自己能保護好梁菁菁,他也未必肯讓自己的女兒去金國,要知道李虎只帶了叁個女人,還有駕車與隨從,一共十個人。

  鹹陽的早市特別的熱鬧,此去千裏迢迢的金國,花雨潔和完顔萍的衣物都很少,李虎便帶著叁女來到了鹹陽的早市,果然看到好幾家服飾店都開了門。

  “夫君,去這家看看吧。”

  花雨潔昨夜被李虎欺負的夠慘,說話聲音都有些無力。

  李虎看了看這家店,表面上普華無實,但是這時候,也不是挑好衣服的時候,李虎便隨叁女走了進去,完顔萍是最缺衣物的,她看著屋裏擺著的五顔六彩得裙衣和亵衣亵褲,趕緊挑選了起來。

  花雨潔也不甘落後,跟著一起挑選起了路上換穿的衣服,梁菁菁一直伴在李虎身邊,若不是她的氣質和裝束,一定會有人認爲,這個女人是李虎的丫鬟。

  “你也挑幾件吧。”

  李虎笑看著梁菁菁道。

  梁菁菁輕輕搖搖頭說道:“不用了,我帶著呢。”

  李虎一指那華彩裙衣,說:“你帶的是你自己得,這次請你幫忙,我給你買幾件衣裳,當然,衣裳是不會算在酬金裏的。”

  “謝謝大人,我真的不用。”

  梁菁菁拒絕著。

  見她這樣,李虎拉起她的手,走到櫃台邊,看著櫃台裏的婦人,說道:“老板,看看這位姑娘,給她挑選幾身好看的衣服,質料要你店裏最好的。”

  那婦人眯眼笑道:“嗯,這位款爺,本店得衣服絕對包您滿意。”

  梁菁菁臉紅的低著頭,此時她的手還被李虎握著,卻不好意思抽回來,看他看向自己,她才下意識的抽回了手,輕聲說:“我的衣服……”

  話還未說完,李虎故作生氣道:“你要是在拒絕,那你還是回去吧。”

  這話起到了作用,梁菁菁看李虎生氣,連忙認錯道:“那好,拿幾件吧。”

  “好嘞,你看你夫君對你多好,真是羨慕死人了。”

  婦人的嘴很貧,但是這句話說出口,倒是讓李虎心裏很開心,他看梁菁菁臉通紅,但是她沒解釋,李虎也只好裝作沒聽見。

  叁人每人買了十件衣服,才滿意的走出了店,這時早市比剛才更熱鬧了許多,街道上得人也多了,李虎怕趕路在遇到黑夜在荒郊停留,便催促貪玩的完顔萍跟緊自己。

  人擠人得街道,李虎在最前面走著,而叁個女人緊緊跟在他身後,完顔萍左顧右盼的看著街道上賣的東西,歡喜的對花雨潔和梁菁菁說著她們金國就沒有這些好玩的好看的。

  就在四人快走出街口時,突然梁菁菁疾呼了一聲,李虎轉身看去,見梁菁菁背對自己看著後面的人群,他連忙問道:“怎幺了?”

  梁菁菁回身一臉緊張道:“有個小偷把我腰間玉佩偷了去,那可是我爹爹送我的。”

  “小偷,你知道是哪個?”

  李虎個子高,能看到後面的人群,但是人這幺多,也不知道哪個才是小偷。

  梁菁菁急道:“是個女的,剛才她從我身邊橫撞過來,碰了一下我就走了。”

  “穿藍蝶花裙子得?”

  李虎看著人群,嘴上問道。

  “對,是她撞得我。”

  梁菁菁話音剛落,只見李虎突然整個人一躍而起,身形一下飛到了沿街得一間樓房上,叁人立時看了過去,只見李虎連縱飛躍,只是刹那間已跑出了幾十米遠。

  “啊……好輕功啊。”

  “太厲害了,大俠。”

  “哇……飛人……”

  人群騷亂了起來,不停有人大喊了起來。

  李虎一邊使著輕功,也在注意那人群裏的女子,她好像聽到人的呼喊,往上看了一眼,好似看到李虎是在追她,她竟然貓腰向前更快的跑了。

  “哪裏逃,你個小偷。”

  李虎在上她在下,幾乎是持平行,見人很多,李虎知道她逃不掉,便大喊了一聲。

  只見他身形一個橫移,竟飛到了人群的上空,一個大鵬展翅倒飛空的姿勢,垂直向下急速落了下去,他伸出雙手,朝著那躲避自己的小偷女子抓了過去。

  “啊……”

  一聲尖銳響起,那穿著藍蝶花裙子的女子被李虎生生提了起來,李虎腳尖一點一路人的肩頭,攜著那女子上了對面的樓房頂上。

  摟著女子的細腰,李虎強橫的把她轉過了臉來,當看到一臉羞紅的女子面孔時,李虎驚愕的張大了嘴,那女子雙眼羞怯的看著李虎,那眼神卻是十分的有神。

  “怎幺是你?”

  李虎輕聲問了句。

  眼前的女子不是別人,正是與自己十分有緣得李飛燕,李虎與她雖有些日子沒見,但是卻從未忘記過她的模樣,她還是那般俊俏,倒是比以前瘦了些。

  李飛燕看著摟著自己的男人,輕啓她那厚厚卻很有女人味的嘴唇,嬌真說道:“怎幺不能是我,你忘了我是幹什幺的了嘛。”

  “呵呵,沒忘,你是小偷嘛,不,是個美麗的女小偷。”

  李虎松開了她的腰肢,這樣與她站在一起,讓下面的人都開始躁動起來了。

  “你追我幹什幺?”

  李飛燕不知道她剛才偷的人,是和李虎一路的,要是她看到李虎,也不會下手偷東西了。

  李虎看了看下面的人群中,梁菁菁和花雨潔叁人正擡頭看著自己,他心裏一陣苦笑,這可不好解釋了,但是他仔細想了想,才對李飛燕說道:“剛才你偷的玉佩,是我朋友的。”

  “啊……”

  李飛燕皺起了眉頭。

  李虎笑道:“啊什幺啊,聽我說,到了下面,你就說是故意偷她玉佩,原因當然是爲了吸引我,因爲我和你是老相識了。”

  李飛燕不依道:“誰跟你老相識了,我偷就偷了,哪有還回去的道理,這不符合我們小偷行業的規矩。”

  “你還真是和以前一樣,別耍小孩子氣了,玉佩還給我朋友,大不了我給你買個更好的。”

  李虎小聲勸道。

  聽到他這幺說,李飛燕撅嘴嬌真道:“你給我買玉佩,你又不是我男人。”

  見她執意不想交出玉佩,李虎突然伸手在她身前點了兩下,李飛燕驚詫的瞪著李虎,生氣道:“你點我的穴道,難道那玉佩這幺重要?”

  李虎沉聲道:“那是我朋友得,重不重要,我都要替她取回去。”

  說著話,李虎已伸手往李飛燕身上搜了起來,先捏了一下她腰間的衣服,果然找到了一個通體發著幽綠的圓形玉佩。

  翻出玉佩,李虎再看李飛燕,她竟然哭了,那臉上盡是委屈,李虎搖了搖頭,解開了她的穴道,歉意道:“不好意思,後會有期。”

  李虎飛身下了樓房,剛到花雨潔叁人的身邊,卻聽李飛燕大喊道:“你個大壞蛋,帶我上來,你讓我怎幺下去啊。”

  
【完】


  10082字節

中文字字幕在线精品乱码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