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2022-08-31发布:

该被打醒的,是陈凯歌自己吧

精彩内容:

《演員請就位》各路冗長無趣的表演中,終于殺出一幕讓人眼前一亮的橋段。

生死之際、摯愛訣別,《甄嬛傳》裏讓觀衆們熱淚無數的一幕,卻被變成了《歡樂喜劇人》現場。

陳宥維走錯片場、莫名亢奮的表演,非常好笑。

毫無疑問,整個片段很失敗。

一向態度相對溫和的趙薇,多次提出“你們不行”,直言陳宥維根本不具備任何基本功。

但趙薇同時又反複強調不是導演的問題,幾度重複“和導演無關”。

當真和導演無關嗎?

這是生離死別,是字字泣血的場面,陳凱歌導演卻在排練時嫌棄孫千和陳宥維的狀態不對,讓他們出去跑幾圈,跑high了再回來演。

嗯?我等小觀衆迷惑了:啥啊這是?

陳宥維真跑high了,然後入戲了嗎?當然沒有,演了一出災難現場。

反倒是孫千這場明顯不及格的表現裏,透露出某些能力和潛質,陳宥維的表演那麽戳笑點,她沒笑場就已經不容易了。

更何況,孫千上一場在爾冬升導演的故事裏,表現好很多;這是典型的錯誤打開方式。

陳凱歌導演的這版《甄嬛傳》,問題究竟出在哪裏?

首先,《甄嬛傳》原劇性質很特殊。

不是純粹意義上的言情,更不是標准的曆史劇。

有相對理想化的情愛關系,但又不完全套用言情濾鏡

有言情之外的故事格局,但又並不符合曆史正劇範式。

所以,這類劇是自成一系的,從前叫宮鬥劇;如今“宮鬥”二字自帶容易下架色彩,大概不願意強調這樣的屬性,但從本質上說《甄嬛傳》這類劇作依舊很特殊,既不能用現實邏輯考核、也不能嚴絲合縫對上曆史邏輯。

所以,陳凱歌大導演一開始介入的路數就非常擰巴

諸多改動,大概都是爲了將這特殊類型改得更“合邏輯”,這個方向本身就很費勁不討好。

他指導演員的路數也讓人有些看不懂,他說陳宥維,王爺應該是什麽樣。

“王爺什麽樣”或許沒那麽重要,這一段的重點是“傷心是什麽樣的”“爲愛人去死是什麽樣的”。

這不是一段人物角色性格的塑造戲份,這是一段感情悲劇的情緒重頭戲。

更何況,觀衆對“XX什麽樣”這類話術的接受,是有賞味期限的。

起初,在綜藝節目裏聽見有導演這樣分析角色的身份、情感由來,觀衆下意識對比的是市面上的“妖豔賤貨們”,會自然而然覺得哇好厲害。

久而久之,總從這個點出發“xx類型什麽樣”,觀衆對比的是從前和現在的導演,容易覺得怎麽總是來這叁板斧。

接下來會懷疑,重點是不是錯了地方,這般指導出的劉芮麟,表現非常套路。

更何況“王爺應該是什麽樣”在這個橋段裏更接近僞問題,一千個王爺有一千個樣子,清朝的王爺和唐朝的王爺也不會是同一個模樣,志得意滿的王爺和被削權奪位的王爺更不會是一個樣。

“應該什麽樣”更像是無意義的刻板印象。

或許他是想說,王爺自小錦衣玉食、身份尊貴,陳宥維的形體完全不能體現出這樣的特征;但是,陳凱歌提“王爺應該什麽樣”的重點卻聚焦在“死都不怕了,應該高聲放論”。

這點無數網友已經吐槽過了,王爺不怕死,但總要替甄嬛和孩子想想吧,瞎嚷嚷有什麽好處啊?

歸根結底,這一段的重點不是“陳宥維你像不像一個王爺”,而是“你們有沒有在演深情的絕望的愛情”。

孫俪和李東學的這段表演,中間有大段冗長的對話、容易被解讀爲矯情;但兩個人情真意切,字字句句都是生死以之的愛,很動人。

原版中孫俪進屋,還沒坐下來整個人早已經進入狀態,心事重重、絕望不已。

一開始,孫千和陳宥維有認認真真模仿,從形似開始追求。

以他們的水平,大概也只能從模仿形似開始

結果陳凱歌大導演說這樣不行,不高級,把人趕出去跑high了再演;陳宥維連爬都沒學會,直接讓他上場跑,那能跑出什麽效果來?

他一出場一亮相,脖子奇怪的凹造型姿態,就很好笑。

這個角色從第一個鏡頭開始,就已經失敗了。

陳宥維固然沒有演技,陳凱歌導演也難逃其咎,他不尊重《甄嬛傳》這一特殊類型的特殊表達方式,強行用他認可的套路去理解去校正,最後只能推出一個四不相。

但陳凱歌導演如何回應呢?

怪觀衆。

他說陳宥維一出來觀衆就笑,“如果我是觀衆,我不會笑,我會等等再看一看演得好不好”。

陳宥維一出現就不在戲裏,就引起了大家笑場,不去反思演員和編導團隊的問題,反而怪觀衆?

觀衆那一刻真實的反應就是想笑,憑什麽不准笑不該笑?

這和盲目的飯圈小粉絲說“你說我家哥哥不好是你不懂欣賞是你眼瞎你不體諒他”,背後的邏輯是完全一致的。

很難相信,這是一位名滿天下的大導演說出來的話。

想要鼓勵演員,大可以對觀衆說“新人不容易,請多給他們一點掌聲”,怎麽就開始指導觀衆你不該在這個時候笑呢?

當觀衆還需要先來一場資格考試嗎?看到好笑的東西做出正常反應的人都不配?

此外,《演員請就位》中,排練導演時候的陳凱歌,和台上點評時候的陳凱歌,簡直判若兩人。

台上陳凱歌導演對演員往往很謙遜,說感謝陳宥維和孫千你們願意聽我“未必正確的建議”,對倪虹潔鞠躬。

但真正導戲時,他的狀態可不是這樣。

他基本是不容置疑的、處于絕對控制狀態,罵哭倪虹潔、一言不合就甩出很重的話“我不欠你們的”,大罵陳宥維和孫千“有沒有人來打醒你們”。

每句話都很有壓迫感。

提到問題的時候都不是商量的語氣,甚至不是指導的語氣,而更接近命令和指責。

導演處于話語權中心,原本沒問題。

風格嚴厲,原本也沒問題

但何必兩面嘴臉

當然,這或許未必是有意的。畢竟這其中的任何一個場合,都不屬于“私下”範疇,都有大批工作人員在場、有無數攝影機聚焦。

這大概是導演常年工作狀態如此、習慣了。

我們知道綜藝節目裏截取的瞬間,往往並不能夠完整、充分展現任何個體的全貌。

或許陳凱歌在導戲時也有諸多春風化雨的瞬間,但最後正片中沒有呈現,只保存了他的“打醒”瞬間。

或許他們認爲這樣更有綜藝效果,有傾向性選取極端片段呈現。

如今的陳凱歌,已經替代了郭敬明,站在被質疑的風口浪尖。

嘴上說著接受客觀存在的批評,種種表現卻拒不接受、非常雙標。

輿論一路發酵,又回到了圍繞陳凱歌的老問題:除了《霸王別姬》陳凱歌還有優秀作品嗎?《霸王別姬》應該歸功于陳凱歌嗎?

第一個問題的答案是當然有。

《風月》比不上《霸王別姬》,但依舊是可圈可點的作品;早期的《孩子王》等作品,也都很有閃光點。

縱使是褒貶不一的《妖貓傳》,也絕對不能簡單歸結爲“郭敬明式爛片”。

第二個問題的答案比較複雜。

陳凱歌翻車之後,越來越多的聲音指出:《霸王別姬》的成功,主要靠監制徐楓和編劇蘆葦“壓得住”陳凱歌,不准他瞎改劇本。

這份彼此制衡的相互作用力,或許是存在的;但不能因此抹殺陳凱歌作爲導演的才華和能力。

所謂經典作品,每一個環節都必須是水平線之上的

導演、編劇、演員等等,任何一個環節出岔子、作品都無法達到這樣高的水准。

因爲如今陳凱歌在綜藝裏的翻車,去質疑《霸王別姬》不該歸功于他,或許走得太遠太偏頗。

舒心結語

陳凱歌導演大概是長板短板都鮮明的存在,這檔綜藝大概覺得他的優點前期大家都習以爲常、不足以帶來新的熱度,所以著力關注發掘他的缺點。

怪觀衆不該笑、“孩子滿月酒”等詭辯、擠兌李誠儒顯得過于小肚雞腸等等表現,完完全全聚焦缺點。

至于作品呈現,節目組只給陳凱歌導演最倉促的時間、最有限的條件,爲他“挖最大的坑”,通過他的爭議來引發關注、撬動流量。

一把年紀又曾經譽滿天下,何必跑到一檔綜藝裏來翻車?

或許是因爲酬勞足夠豐厚,或許是可憐天下父母心、爲兒子陳飛宇的種種合作鋪路。

來了之後,縱使他是頂級大導演,口碑翻車與否、也不由他說了算。

江湖傳言裏那個虛懷若谷的陳凱歌,如今綜藝裏確實不見蹤影;功成名就、志得意滿之後,大概越來越難聽得進“普通小觀衆”的反饋吧。

該被打醒的,或許不是年輕藝人,不是現場笑陳宥維的觀衆,而是他陳凱歌老人家本尊吧。

問題是,人到了這樣的江湖地位,自己不想醒、那就沒有人能夠打醒他。

比他更有成就的,比如李安導演,不會跑來說:你清醒一點啊,《無極》競走十五年啦!

在他周圍的,大概更希望出演他的作品,不敢觸這位大導演的黴頭;少數敢觸黴頭的,比如李誠儒,說了,他根本聽不進去反而擠兌人家一大串。

至于某瓣幾點幾的低分,大概會被他歸類爲“小觀衆們說什麽”,根本不屑于聽。